中國馬畫(huà)之審美

五馬圖(局部) 李公麟

  馬于農耕,名列“六畜”,替人勞作,亦供坐騎。馬性剛烈,馳騁征戰。老馬識途,為人引路。古人喜馬,《詩(shī)經(jīng)》中就有21首詩(shī)中含有“馬”。

  馬自古就是奮發(fā)威猛的象征。漢武帝得到烏孫馬和大宛汗血馬后,非常興奮,揮筆寫(xiě)下了兩首氣勢浩蕩的《天馬歌》。唐太宗李世民,為了追念征戰四方的戰馬,刻寫(xiě)了“昭陵六駿”。“六駿”工筆線(xiàn)描的技法影響深遠,深深影響了后世畫(huà)壇。

  在文學(xué)作品中,寶馬往往配英雄?!度龂萘x》中,以義勇著(zhù)稱(chēng)的關(guān)羽,騎的是千里赤兔馬;勇冠三軍的張飛,騎的是烏龍踏雪馬;單身救主的趙云,騎的是照夜玉獅子。

  馬畫(huà)盛于漢代,我們可以從漢畫(huà)像石、畫(huà)像磚、銅塑、石雕、壁畫(huà)、漆畫(huà)等文物中,窺見(jiàn)漢代馬畫(huà)盛況之一斑。及至魏晉南北朝,有不少名家畫(huà)馬,如晉之史道碩、戴逵,南朝宋之陸探微,南朝齊之毛惠遠,北朝的楊子華。到了唐朝,愛(ài)馬蔚為風(fēng)氣,畫(huà)馬高手如林,曹霸、韓干二公就像唐詩(shī)中的李杜一樣。他們都是畫(huà)馬高手。杜甫贊揚曹霸畫(huà)馬是“斯須九重真龍出,一洗萬(wàn)古凡馬空”。蘇軾贊揚韓干畫(huà)馬,專(zhuān)門(mén)寫(xiě)了一篇《韓干畫(huà)馬贊》,說(shuō)他畫(huà)的馬像“賢大夫”“貴公子”,高超脫俗,昂首傲世,閑適自得,自成一格。

  古今馬畫(huà),布局各異,形態(tài)有別。畫(huà)面布局有獨駿畫(huà)、二馬圖、三駿圖、四駿圖、五馬圖、十駿圖和百駿圖等。馬之形態(tài),或動(dòng)或靜,或臥或立,或馳騁原野,或飲水溪邊,或翻滾嬉戲,或仰天呼嘯。畫(huà)馬不只講究形似,更講究馬畫(huà)的“象外之象”“畫(huà)外之音”,有所寄托,有所寓意。

  宋代是中國文人畫(huà)的鼎盛期。“白描大師”李公麟就是北宋的大畫(huà)家,出身書(shū)香門(mén)第,博學(xué)多識。他的代表作《五馬圖》受到蘇軾、黃庭堅、米芾等文人書(shū)畫(huà)家的推崇,對中國馬畫(huà)產(chǎn)生了深遠的影響。畫(huà)面是五名從西域而來(lái)的奚官,各牽引一匹名馬,向大宋朝廷進(jìn)貢。畫(huà)法很別致,五匹鞍馬都是用線(xiàn)條勾勒的,馬體用莼菜條勾勒, 蓬松散亂的馬毛用“高古游絲”工描,加之著(zhù)色淡墨暈染,暈處色塊顯出了結構性,染處色斑體現了層次性,線(xiàn)條與敷色的巧妙結合,使馬栩栩如生。李公麟的這種技法被稱(chēng)為“白描”,后世稱(chēng)他是“白描第一人”?!段羼R圖》因開(kāi)白描之先河,給后人提供了鞍馬畫(huà)的范本,被后人稱(chēng)為“宋畫(huà)第一”。白描技法傳承至今,成為當今中國畫(huà)學(xué)習者的必修科目。

  元代雖不足百年,但是文人畫(huà)依然有所發(fā)展,畫(huà)史往往宋元并舉。但元有別于宋,畫(huà)家的地位低下,內心抑郁,常常托馬言志,借畫(huà)喻情,畫(huà)馬“非以遣興,即以寫(xiě)愁而寄恨”?,F藏于故宮的元畫(huà)《二馬圖》就是一例。此畫(huà)作者任仁發(fā)是元代書(shū)畫(huà)家,他書(shū)學(xué)李邕,畫(huà)學(xué)李公麟。他用隱喻的手法畫(huà)了一肥一瘦兩匹馬,兩相對比,寓意深刻。左邊一匹馬骨瘦如柴,低著(zhù)頭,步履蹣跚,疲憊不堪;右邊一匹馬膘肥體壯,昂首挺胸,神采奕奕,輕快前行,洋洋得意。作者在畫(huà)的題跋中感嘆“廉濫不同,而肥瘠系焉”。他將畫(huà)中的肥馬比喻成為貪官,吸食民脂民膏,故而肥壯;將畫(huà)中的瘦馬比喻為廉明勤政的清官,因忙于政務(wù)而累得皮毛剝落,骨瘦如柴。作者為元代終生不得志的士大夫鳴不平,借以表達自己剛正不阿的心態(tài)。此類(lèi)以畫(huà)喻人的畫(huà)風(fēng),在宋元乃至明清的畫(huà)中是屢見(jiàn)不鮮的。

  近代以降,出了一位馬畫(huà)的集大成者徐悲鴻。他學(xué)貫中西,集世界繪畫(huà)藝術(shù)之精粹,大膽探索中西合璧的畫(huà)馬藝術(shù)。早在1925年,康有為就這樣評價(jià)他的馬畫(huà):“精神華妙,隱秀雄奇;獨步中國,無(wú)以為偶。”其馬畫(huà)最大特點(diǎn)是物我合一,以馬寫(xiě)我。徐悲鴻出身貧寒,自幼隨父學(xué)畫(huà),年未弱冠就挑起了養活七口之家的生活重擔。只身去上海復旦大學(xué)半工半讀,每天僅以一個(gè)糍飯團充饑。為了尋求畫(huà)技的突破,他懷揣改革畫(huà)學(xué)的使命,背負辭舊求新的擔當,遠去法國留學(xué)。崇高的追求涵養了他的愛(ài)國情懷;生活的磨難,砥礪了他的刻苦精神。他筆下之馬大都是自由馳騁的野馬,其實(shí)是他自我人生的寫(xiě)照。他以哀傷孤寂之馬,抒寫(xiě)凝望前路、孤獨寂寞之我;以遠眺前程之馬,抒寫(xiě)懷才不遇、壯志難酬之我;以奔騰不息之馬,抒寫(xiě)精神抖擻、豪氣勃發(fā)之我。

  1941年,46歲的徐悲鴻畫(huà)了一幅《奔馬圖》,時(shí)值抗日第二次長(cháng)沙會(huì )戰。徐悲鴻憂(yōu)憤揮筆,以一匹揚鬃奮蹄、一往直前、騰空狂飛之馬,表達憂(yōu)心如焚之情。他把中國的筆墨寫(xiě)意與西方的據實(shí)造型結合起來(lái);他把國畫(huà)的寫(xiě)意渲染與書(shū)法的用筆流暢結合起來(lái)。一掃“荒寒野逸”畫(huà)馬舊習,頓開(kāi)雄奇剛勁凌厲之審美新風(fēng)。他以他的剛勁畫(huà)風(fēng)振作國民精神??梢哉f(shuō),徐悲鴻馬畫(huà)是中國馬畫(huà)的里程碑。他的馬畫(huà)理論與實(shí)踐,大大拓寬了中國馬畫(huà),乃至世界馬畫(huà)的審美空間。

  (作者:葉志強,系江蘇第二師范學(xué)院美術(shù)學(xué)院副教授)

《光明日報》( 2023年02月10日 16版)

上一篇:董其昌《香光書(shū)畫(huà)真跡》 清秀中和 風(fēng)華自足
下一篇:色彩斑斕 墨氣氤氳——紙絹上的文明印記

歡迎掃描關(guān)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

歡迎掃描關(guān)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