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仁游藝--李延寶書(shū)法藝術(shù)欣賞

承紅坤兄引見(jiàn),隨李老師一同觀(guān)展。鏤空口袋馬甲、棕色老款腰帶,高大的身材,英挺的站姿,一身軍人之風(fēng)。待摘下灰色鴨舌帽,一頭銀發(fā),更顯精神矍鑠。席間,看臨桌年輕人餐前摜蛋,湊上前去,站在桌角處點(diǎn)上一根煙,靜靜觀(guān)戰。一輪結束回到席位,意猶未盡道:打得好!
認識李老師前,曾觀(guān)先生書(shū)法,意象中,非孤傲文人不可書(shū)。此番景象,不免更添探奇之心。幸得邀請,去工作室飲茶。正適我意,滿(mǎn)懷欣喜。如是,文前所感。
 


書(shū)法家
李延寶
 
一、汲古見(jiàn)性,知行合一
先生早年從軍并參加對越自衛還擊戰,轉業(yè)從事行政工作后,從未間斷書(shū)法研習,心摹手追,不覺(jué)為倦。上世紀80年代開(kāi)始,屢次在全國、全軍書(shū)法賽事中展露書(shū)法才情。觀(guān)先生早年書(shū)法,多見(jiàn)唐楷、宋四家、祝枝山書(shū)意。
20世紀80年代初,中國藝術(shù)進(jìn)入全面復蘇期。與美術(shù)界“求新”、“求變”的主導潮流不同,“回歸傳統”成為80年代書(shū)法界主流。90年代以來(lái),受西方藝術(shù)思潮和日本現代書(shū)法的啟發(fā)所進(jìn)行的創(chuàng )新與探索,由于忽略了書(shū)法的傳統人文內涵,很快便在形式語(yǔ)言的探索上走到了盡頭。新世紀以來(lái),在經(jīng)歷了“回歸傳統”到“走向現代”后,再次轉向“回歸傳統”。
在書(shū)風(fēng)的一次次頻繁轉變中,在矛盾與困惑中,或是一種萌自?xún)刃纳钐幍乃囆g(shù)直覺(jué),先生越來(lái)越意識到,筆法溯源尚古的重要性。為此,先生對中國書(shū)法藝術(shù)發(fā)展史進(jìn)行了系統而深入的研究,以期尋求書(shū)法真義。
 
 
《秋浦歌》章草 紙本240×120cm  2023年
 
縱觀(guān)中國書(shū)法藝術(shù)發(fā)展史,自小篆、漢隸、草書(shū)到魏晉楷書(shū)、行書(shū),再到唐代的楷書(shū),在一次次演變的歷程中,書(shū)法的筆法、結體、技法與創(chuàng )新得到了長(cháng)足的進(jìn)步。及至宋朝,雖然繼承了晉唐書(shū)法的筆法與風(fēng)韻,但更趨于視覺(jué)化,從文化的高度來(lái)看,逐漸示微。以至北宋歐陽(yáng)修曾言“余嘗與蔡君謨論書(shū),以謂書(shū)之盛莫盛于唐,書(shū)之廢莫甚于今。”也正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之下,南宋文學(xué)家、音樂(lè )家、書(shū)法家姜夔撰寫(xiě)《續書(shū)譜》,并有云:“真行草書(shū)之法,其源出于蟲(chóng)篆、八分、飛白、章草等。圓勁古淡,則出于蟲(chóng)篆;點(diǎn)畫(huà)波發(fā),則出于八分;轉換向背,則出于飛白;簡(jiǎn)便痛快,則出于章草。”此,與南朝書(shū)家王僧虔《筆意贊》中“書(shū)之妙道,神采為上,形質(zhì)次之,兼之者方可紹于古人”的論述如出一轍,皆是尚古法、重風(fēng)神。
知是行之始,行是知之成。內心深處的藝術(shù)直覺(jué)與數十年如一日的藝術(shù)實(shí)踐,在知與行的書(shū)法問(wèn)道之路上,而今再看先生作品,無(wú)疑,先生是睿智的,也是幸運的。
二、寧靜渾樸,魏晉風(fēng)神
韓非子曾有言:“事在中央,要在四方,圣人執要,四方來(lái)效”,這種對于“安定”的普遍精神追求,也直接影響到我們的文化與藝術(shù)??v觀(guān)中國書(shū)畫(huà)史,無(wú)論書(shū)法還是中國畫(huà),絕大多數所彰顯的皆是寧靜之氣象。即便狂放的草書(shū),深探其線(xiàn)條,骨子里透出來(lái)依然是一種安靜的美。如何在大開(kāi)大合中,不失法度本性,當是草書(shū)應予追求的真如境界。
先生大幅書(shū)作,無(wú)論大篆、章草、今草,初看,縱橫恣肆、氣勢雄渾,一種強大的氣場(chǎng)撲面而來(lái),使人精神為之一振。待心緒平復,踱前細看,線(xiàn)條、章法、墨色,無(wú)不讓人不自覺(jué)的沉浸其中,周遭一切都變得安靜下來(lái)。此觀(guān)感體驗,作品如無(wú)寧靜之氣,縱不可得也。
 “夫篆、籀,實(shí)字之原;隸、真、草,其流派也。體雖不同,凡下筆當務(wù)方圜雄勁,則風(fēng)神完足,而結締之工拙不足計也。臨池積久,必自有得。”(元·周伯琦)。先生汲古,首當篆籀。在諸多先秦篆籀、漢隸碑石簡(jiǎn)牘中,先生有意識的選擇吻合自我藝術(shù)心性的篆隸范本,日夜精臨。其中,尤以《散氏盤(pán)》最為用力。
 

 
《散氏盤(pán)》現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

 
《散氏盤(pán)》拓本(局部)
 
《散氏盤(pán)》乃西周后期金文代表作品,共三百五十字,一反《大盂鼎》、《頌鼎》、《史墻盤(pán)銘》等古籀多縱長(cháng)行、組合規整、布白精簡(jiǎn),而反其道取橫向伸張,古拙天真、高雅生動(dòng),生發(fā)出具有獨立審美意趣的篆籀之氣。廢寢忘食的日夜研習與參悟中,先生深得《散氏盤(pán)》、《張遷碑》等銘文古碑之奧義。吸收、轉換于大幅篆籀創(chuàng )作中,先生多焦墨或濃墨,線(xiàn)條遲澀老辣、渾樸蒼勁。觀(guān)之,仿佛能聽(tīng)見(jiàn)運氣過(guò)程中,毛筆與紙張間或遲滯交融或刀刻俯沖的摩擦聲,如錐畫(huà)沙、力透紙背,營(yíng)造出風(fēng)雨留痕的歲月感與深邃寧靜的高古意境。
 
      
篆書(shū)對聯(lián) 紙本   2023年
 
               
 
隸書(shū)對聯(lián) 紙本  2023年
 
相較于篆隸靜態(tài)書(shū)體,西漢晚期,一種形式上動(dòng)態(tài)、流動(dòng)的書(shū)體——“章草”開(kāi)始出現,為書(shū)法的探索帶來(lái)了全新的感受。章草兼收并蓄,筆勢流動(dòng)連綿但不失方正規矩,在靜與動(dòng)、連與斷之間“違而不犯,和而不同”(唐·孫過(guò)庭《書(shū)譜》)。順應書(shū)法歷史演變之道,對篆籀書(shū)法的研習,為先生主攻的章草創(chuàng )作打下了深厚的基礎。觀(guān)先生大幅章草作品,筆斷意連,方圓兼備,得篆籀之老辣渾樸,遲澀而飛動(dòng)。


 
《塞翁失馬》章草 紙本68×138cm  2023年
 
漫漫章草研習生涯中,《平復帖》、《濟白帖》、《急就章》、《月儀帖》、簡(jiǎn)牘草書(shū)墨跡,成為先生的??土紟?。數萬(wàn)余字的敦煌寫(xiě)本草書(shū)《因明入正理論略抄》、《因明入正理論后梳》,先生無(wú)數遍通臨,沉浸于古人虔誠、自然的書(shū)寫(xiě)情境中。一次次寒來(lái)暑往的案頭,一個(gè)個(gè)月圓月缺的窗前,是先生與古人在書(shū)法藝術(shù)世界中,一場(chǎng)場(chǎng)跨越時(shí)空的心靈對話(huà)與情感共融。
 


   
《因明入正理論后梳》(局部) 現藏于法國國家圖書(shū)館
 
同時(shí),為拓展視野,先生對宋克、趙子昂,王蘧常等人的章草進(jìn)行了有益的探索與嘗試,結合自我心性,食而化之。作為沈增植入室弟子,王蘧常19歲拜師,受啟蒙與指導,融漢碑、漢簡(jiǎn)、漢陶、漢帛書(shū)、周鼎,以古為新,創(chuàng )造性的運用簡(jiǎn)練化用筆尋求文字結構變化,開(kāi)前人未有之境,形成獨具一格、古邁渾樸的“蘧草”章草書(shū)法。先生癡迷于收集各種書(shū)法古籍、拓片,曾于上世紀九十年代偶得王蘧常跋文數頁(yè),如獲至寶。后又得《蘧草法帖》、《十八貼》等,酷暑寒冬伏案通臨,常不知東方之既白。
 

 
王遽?!妒速N》(局部)
 
聊及,先生顧不得手頭剛點(diǎn)上的煙,一把摁在煙灰缸中,欣喜之情溢于言表。這份“顧不得”的欣喜,足見(jiàn)先生數十年來(lái)對王蘧常書(shū)法研習之深、受益之厚。
茶飲數盞,先生起身取來(lái)一副近來(lái)創(chuàng )作小幅章草手卷。手卷多尚文雅之氣,不免心生疑慮。待徐徐展開(kāi),方寸間,線(xiàn)條內斂遒勁、濃淡干濕自然過(guò)渡,古雅文氣、率性天真。一時(shí)間,沖和散淡、氣韻綿長(cháng)的魏晉風(fēng)神油然生發(fā),如入化境。此番氣韻,非有臨池成墨之功力與中正平和之心境不可至也。
 
 
《明人項穆論書(shū) 局部》章草手卷 紙本245x40cm  2023年
 
 
三、尚法重意,恣肆雄強
鑒于書(shū)法實(shí)用功能,相較于其它書(shū)體,張芝之后,草書(shū)在漫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中并沒(méi)有太多的進(jìn)展,直至唐朝“顛張醉素”的出現。后世,每每提到張旭、懷素,斗酒十千后的“顛”與“狂”成為津津樂(lè )道的話(huà)題,以至后世之學(xué)多有狂草之“狂”而失狂草之“草”,草法的法度規范常被忽視。
張芝,章草集大成者,后世尊為“草圣”更多是因其在章草的基礎上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更具藝術(shù)審美的“今草”。 站在書(shū)法傳承與創(chuàng )新的歷史發(fā)展角度,先生深刻認識到當代書(shū)法特別是當代草書(shū)創(chuàng )作的社會(huì )普遍問(wèn)題。如何在法度之中張揚性情,在性情之中不失法度,成為先生今草創(chuàng )作的探索方向。承前人之學(xué),先生知難而行,在對章草數十年如一日的研習基礎上,對今草研習脈絡(luò )與創(chuàng )作進(jìn)行了重新梳理與思考。精耕二王、顏真卿、宋四家、祝枝山等名家碑文法帖,汲魏晉之韻、唐人之法、宋人之意,融會(huì )貫通。
先生工作室置有一幅八尺草書(shū)《將進(jìn)酒》,是為酒后所作。濃墨直取,筆力千鈞,或遲澀老辣或一瀉千里,縱橫恣肆間猶聽(tīng)大珠小珠落玉盤(pán),豪邁激蕩,極盡圖像美與韻律美。雖是攜酒意而揮,卻筆法精煉,章法自顯,無(wú)不于法度之中。 
 
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將進(jìn)酒》草書(shū) 紙本270x130cm  2010年
 
先生早年參軍,親赴戰場(chǎng),一身錚錚鐵骨?;蛟S正是這樣一份人生經(jīng)歷,映射于草書(shū)創(chuàng )作中,呈現出一派金戈鐵馬、縱橫捭闔的雄強書(shū)風(fēng)。觀(guān)先生辛棄疾詞《太常引· 建康中秋夜為呂叔潛賦》,中鋒線(xiàn)條剛勁雄渾,墨色酣暢淋漓,輕重緩急、濃淡干濕間自由開(kāi)合,筆隨心走,一氣呵成?;蚴窃~作意境亦或是想到辛棄疾戎馬一生的壯志難酬,及至收尾處,情緒逐漸收復,并以大面積的留白后落以窮款,使觀(guān)者產(chǎn)生意猶未盡、思古感懷的心理體驗。此,書(shū)者與古人的情感互溶、觀(guān)者與書(shū)者的情感共振,正是書(shū)法作為藝術(shù),超越技法之外的文化魅力所在。
 
 
《太常引• 建康中秋夜為呂叔潛賦》草書(shū) 紙本140x138cm  2010年
 
四、出世之心,依仁游藝
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社會(huì )物質(zhì)財富急速增長(cháng)。但,無(wú)論是在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浪潮中取得“成功”的少數階層,還是多數弱勢群體,都在經(jīng)歷著(zhù)從物質(zhì)上普遍不滿(mǎn)足的時(shí)代,進(jìn)入到精神上普遍不安寧的時(shí)代。觀(guān)當代書(shū)壇,亦未能免于此。
快速化、功利化、碎片化的時(shí)代,在趨于技法速成、標新立異的書(shū)法學(xué)習與創(chuàng )作中,為書(shū)者普遍追求視覺(jué)外張力,而逐漸遺失對書(shū)法古法與內在人文屬性的深入研習與深刻體會(huì )。不思其理、不解其要,為創(chuàng )新而刻意創(chuàng )新的浮躁與功利書(shū)風(fēng)橫行。先生學(xué)書(shū)不慕虛名,深居簡(jiǎn)出,以出世之心,醉心于書(shū)法藝術(shù)研習與創(chuàng )作之中??v知其道孤寂,亦不改心之所向,孜孜以求,自得其樂(lè )。
行文至此,腦海中不自覺(jué)的浮現出金庸筆下的郭靖。一個(gè)蒙古大漠中持弓射雕的質(zhì)樸少年,卻在金庸的筆下,成為一位為國為民的俠之大者,何以為之?其幼時(shí)為救一位素不相識的路人堅守道義;少時(shí),路見(jiàn)不平伸張正義;面對愛(ài)情始終不渝,奉行情義;三次不殺歐陽(yáng)鋒,信守江湖信義;力守襄陽(yáng),恪守仁義。此,非有仁者之心不可至也。
先生53年生人,人生古來(lái)稀。對于一位書(shū)法探道者來(lái)說(shuō),正是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的盛年。期待先生創(chuàng )作出更多、更好的作品,祝愿先生在書(shū)法探究的文化苦旅中,繼續一路行一路歌,一路閱遍浩浩——書(shū)法山河。
身為晚輩,任性而為,或有冒失。如上文字,并非專(zhuān)業(yè)批評,只是作為一位觀(guān)者,從觀(guān)作品的主觀(guān)體驗角度有感而發(fā),如能為讀者帶來(lái)些許了解與思考,便是阿彌陀佛,善哉善哉。
 
2023年10月
王健于合肥
編審:劉紅坤
 
 
李延寶,筆名大寶,齋號寄云堂。1953年生,安徽肥西人。1972年底應征入伍,1979年參加對越自衛還擊作戰,1996年從團政委崗位轉業(yè),2013年從中國民航安徽安全監督管理局副局長(cháng)崗位退休。書(shū)法學(xué)習四十余年。1989年獲“上海第二屆全國文明杯《書(shū)法》大賽”二等獎。1992年獲全軍書(shū)法大賽二等獎,2004年作品入選全國總工會(huì )“五個(gè)一工程”展覽。全國民航書(shū)畫(huà)作品展。2013年在合肥久留米美術(shù)館舉辦個(gè)人作品展同時(shí)問(wèn)世《李延寶書(shū)法作品集》。隨后作品相繼參加了中日交流展。安徽省書(shū)法大展。2017年獲《書(shū)法報》舉辦的“全國第十屆重陽(yáng)杯書(shū)法大賽”重陽(yáng)獎(最高獎)?!稌?shū)法》、《書(shū)法報》、《書(shū)法之友》、《青少年書(shū)法報》、《人民日報》新聞平臺、安徽電視臺《書(shū)畫(huà)頻道》、合肥電視臺《書(shū)畫(huà)頻道》、《新安晚報》、《市場(chǎng)星報》《書(shū)畫(huà)收藏》雜志等相繼刊登其作品并作專(zhuān)訪(fǎng)和介紹?,F為安徽省書(shū)法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安徽省書(shū)協(xié)第四屆草書(shū)專(zhuān)業(yè)委員會(huì )委員,安徽省省直書(shū)畫(huà)協(xié)會(huì )顧問(wèn),安徽南熏社社員,安徽結廬書(shū)社社員。
王健,安徽桐城人,畢業(yè)于廣州美術(shù)學(xué)院美術(shù)史系,藝術(shù)觀(guān)察者、策展人,《當代新安》主編。
上一篇:苦中作樂(lè ) 賦詩(shī)水彩"畫(huà)"交響
下一篇:二調三疊:王新福藝術(shù)的特色與意義

歡迎掃描關(guān)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

歡迎掃描關(guān)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