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桂森|為戲而生——我的戲劇人生

少年坎坷,深圳墟九死一生遇磨難
我出生在二十世紀30年代南方邊陲小鎮寶安縣,祖籍廣東梅州興寧,家世坎坷,父親一輩家中九子,有抗日東江縱隊將領(lǐng)有廣州商販,由于戰亂頻仍以致骨肉失聯(lián),吾父曾寶華早年當和尚,后賣(mài)豬仔到南洋泰國錫礦當礦工,中年由大姐做主與公雞拜堂娶劉氏為妻頗具時(shí)代色彩。我家五兄妹我為家中長(cháng)子,年幼時(shí)總盼著(zhù)父親回港一家相聚,后父母把家安在深圳墟(今日東門(mén))。經(jīng)營(yíng)的曾寶華牛肉店成了聞名鄉里的老字號,后來(lái)寶安縣國營(yíng)農場(chǎng)退休。我作為土生土長(cháng)深圳人,見(jiàn)證曾經(jīng)的深圳墟人流興盛交易暢旺,是香港和惠(陽(yáng))東(莞)寶(安)簡(jiǎn)稱(chēng)惠東寶地區的洋貨與土產(chǎn)交易集散地。據1950年代深圳墟商會(huì )統計,有人泰米行、蔡添記布匹、振興文具、祥光百貨、同和堂中藥店、仁和堂藥店、梁四姑接生、鄧志偉醫務(wù)所、曾寶華牛肉店、悅隆木屐店、張生記打鐵鋪、張洪記煙絲行、曾明記蓑衣氈帽店、民樂(lè )戲院、維新書(shū)店、新生活照相等125家,遍布大街小巷。周邊大大小小村莊蔡屋圍、湖貝村、水貝村、筍崗村等,改革開(kāi)放后深圳墟成了遠近聞名商業(yè)標桿“老街”東門(mén)。與香港唇齒相依的深圳河邊是耕地,寶安縣人可憑借過(guò)境耕作證往來(lái)于兩地之間。兄妹五人就是從這個(gè)深圳墟上奔赴各自不同的人生。大妹森娣作為童養媳送至香港鍾應堂,妹夫后成了香港數一數二的堪輿師,弟弟煥森至今一直在港安居樂(lè )業(yè)。妹妹桂珍特區成立后成為東門(mén)深圳糖煙酒公司商場(chǎng)經(jīng)理,另一妹自小失散,直至80年代后代方來(lái)深相認。
古老的惠民橋(人民橋)有著(zhù)我刻骨銘心的記憶,也開(kāi)啟我坎坷磨難的人生。我自小是聰慧愛(ài)讀書(shū)的美少年,在寶聯(lián)學(xué)校時(shí)是童樂(lè )隊大鼓手,當年歡迎寶安縣長(cháng)林俠子從省城坐火車(chē)到羅湖再到南頭走馬上任我就是其中的大鼓手,無(wú)奈于一九四八正月在惠民橋在兩個(gè)國民黨兵痞的脅迫下,用炸藥炸魚(yú)失手炸殘左手,父親機智將炸得血肉模糊的我送至深港邊界,哀求值守的老更仔將我以孤兒身份送至香港九龍醫院,因失血過(guò)多昏厥被送進(jìn)太平間,三日后蘇醒自行爬出得以救治,此段經(jīng)歷歷歷在目,記錄在晚年自傳體小說(shuō)《深圳苦兒》中。醫治四個(gè)月被送往沙田半山恤孤院,每日參與教會(huì )風(fēng)琴班唱詩(shī)班在此也算體驗了基督教文化,但我并非孤兒,日益思念家人遂伺機逃離,終鼓足勇氣第一次流浪,沿著(zhù)鐵路一路向北經(jīng)大埔、大和、粉嶺再經(jīng)上水,跌跌撞撞回寶安家中,走完人生第一大劫。雖大難不死卻失去左掌,不料回家后因手殘疾父母又欲將我送與香港學(xué)民間算命術(shù),吾酷愛(ài)讀書(shū)誓死不從坑蒙拐騙勾當,遂再次離家出走,自此徹底告別優(yōu)渥生活,廣九線(xiàn)上多了一個(gè)靠扒火車(chē)、賣(mài)香煙云片糕的小流浪兒。我曾數度被送去羈押,頑強掙扎生存。終盼來(lái)徹底解放,逐漸衣食不愁。遂再次獨自徒步四百公里流浪回祖籍興寧,吃百家飯上了工農速成中學(xué),成績(jì)優(yōu)異竟然當上了老師,與學(xué)生——典型的賢良勤勞的客家女子廖瓊英速成一段師生戀?;楹?,我醉心求學(xué)或投入創(chuàng )作,妻撫養子女任勞任怨扛起整個(gè)家,這輩子我對妻是終生感激的。

深圳火車(chē)站的站名“深圳墟”,1949年10月,寶聯(lián)學(xué)生童樂(lè )隊(寶安各個(gè)學(xué)校聯(lián)合的學(xué)生童樂(lè )隊),參與迎接解放軍的現場(chǎng)。攝影者為同齡人湯洪泰先生。

1957年起,我在廣州務(wù)工三年,期間機緣巧合,一次在摯友朱滿(mǎn)宏家中吃飯,其兄匆忙回家拿行李逃離,原因竟是從事校對工作把國家重要人物的名字校錯,在特殊年代這是必須坐牢的,遂我毛遂自薦頂替他成為中山大學(xué)印刷廠(chǎng)校對科任校對一職,為圓讀書(shū)夢(mèng)我廢寢忘食備考,一九六零年秋竟以?xún)?yōu)異成績(jì)成為廣東省錄取六名上海戲劇學(xué)院本科生之一。此為我人生最為重要之轉折點(diǎn)。大學(xué)四年是我的黃金時(shí)代,從此為戲劇創(chuàng )作奉獻畢生。 

幼年時(shí)期(我右一),盼望已久的父親南洋回來(lái),一家四口其樂(lè )融融。1940年攝于深圳墟。

50年代,兄妹聚少離多,我(左一)四兄妹攝于香港。

人民公園,深圳最老的公園。1983年建立于深圳最老的城區羅湖。1983年,四兄妹相約人民公園留念留影。

親朋好友相聚香港(與香港明星羅蘭、香港知名堪輿大師、妹夫鐘應堂相聚于香港,2010年攝)

青年立志,上海灘求學(xué)不負韶華

上海戲劇學(xué)院在校四年,我對戲劇啟蒙于斯,終生志向于斯,回報社會(huì )于斯,終生無(wú)悔無(wú)怨。上海戲劇學(xué)院戲文系是中國戲劇作家、理論家的搖籃。60年屆戲劇文學(xué)系一年級,整班人數27名,合格畢業(yè)的25名同學(xué)中,先后涌現出張鴻生、陳祖芬、杜清源、唐澤芊、倪紹鐘、邢益勛、張健忠等眾多出類(lèi)拔萃的劇作家、戲劇理論家、名導演以及各地文化界領(lǐng)導。自64年畢業(yè)他們面向全國走向征途,每一個(gè)都在各省市戲劇、電視、電影文化節翹楚,都是時(shí)代精英。我有幸也是這個(gè)大搖籃里的一員,得益新中國共產(chǎn)黨庇護,得益藝術(shù)殿堂和眾多老師的栽培。

師恩似海,受益一生,拜望恩師王東局教授。2002年攝于上海戲劇學(xué)院。

俗語(yǔ)云:“一日為師,終生作父”。江俊峰伉儷,顧仲彝恩師,班主任王東局伉儷,周端木,丁小曾,徐聞鶯,董友道,余上沅,陳古虞等老師至今仍歷歷在目,常夜夢(mèng)相會(huì )。1960年廣州考區面試的場(chǎng)面令我終生難忘。江俊峰是上海戲劇學(xué)院宣傳部長(cháng),是考區的總負責人,也是我面試的主考官。他說(shuō):“你出身貧寒少年坎坷,務(wù)工三年頑強自學(xué),底子雖薄悟性高?;蛟S有大器晚成的一天……一周后等通知。”我日思夜想苦熬一周,命運給我第一顆幸運果——錄取通知書(shū)終于到來(lái),自此踏上中國最高藝術(shù)殿堂求學(xué)之路。

三月考試歸來(lái),1960年攝于廣州。

1964年攝于上海戲劇學(xué)院校園門(mén)口

開(kāi)學(xué)一個(gè)多月后,校團委專(zhuān)職書(shū)記王惠敏同志找我單獨談話(huà)。“通過(guò)組織了解,決定推薦你進(jìn)團委班子.……”我急出一身冷汗,自知是同學(xué)中文學(xué)素養最低的一員豈敢應允?一再婉拒,但王書(shū)記卻說(shuō)她看過(guò)檔案也多方了解我的經(jīng)歷,認定我適合團委分管組織工作。既難推脫,唯有暗下決心,勤能補拙,把組織交給的任務(wù)做好。當時(shí)學(xué)院領(lǐng)導狠抓作息時(shí)間,硬性規定十點(diǎn)必須關(guān)燈就寢,為爭取更多時(shí)間讀書(shū)我每日公廁夜讀到凌晨方躡手躡腳回宿舍和衣而睡。但紙包不住火終被同學(xué)告至班主任,但王東局老師卻非常善解人意,同情我的處境,批評幾句后又贊我發(fā)奮圖強精神終有回報之日。顧仲彝老師是我最敬重的老師,不知是何緣故,我總覺(jué)得他也喜歡于我。升三年級我被選為戲文課課代表。一天下午,董友道轉達顧老師邀請我到顧家一敘。按圖索驥找到顧家大院。三層整套居室,大間小間都堆滿(mǎn)書(shū)籍乃學(xué)者伉儷之家。我剛喚聲“顧老師”,顧老師便大踏步伸手握我。顧師母就端來(lái)熱氣騰騰的牛奶油晶晶的面包,在那全國生活水準都很困難的年代十分珍稀。當時(shí),我的感受是難以言表的。暢談一時(shí)間,顧老師拿出兩套共四本的《編劇理論與技巧》給我。“一套給全班同學(xué)參考,一套供你個(gè)人收藏學(xué)習”。這套講義是他特邀中央戲劇學(xué)院講學(xué)時(shí)的內部教材,十分珍貴。怎不叫我受寵若驚呢?當我含淚接受時(shí),顧老師叮囑我,有空常來(lái),有好的作品由童老師轉交。時(shí)光荏苒,轉眼又過(guò)一年,那時(shí)我參加“四清”運動(dòng)告一段落,正準備畢業(yè)論文。我的畢業(yè)創(chuàng )作是小話(huà)劇《最后一課》,它取材于農村四清素材。大意是農村夜校與封建書(shū)場(chǎng)爭奪青少年的一場(chǎng)斗爭。我的結構局分兩段著(zhù)筆。前半段是夜校的正面生活,后半段是小河對岸的書(shū)場(chǎng)傳來(lái)淫笑穢語(yǔ)的怪聲,惹來(lái)夜校師生的頻頻光顧……對這個(gè)小戲的初稿,經(jīng)全班的討論和董友道老師的認可,主題鮮明,布局順暢,正打算交表演系四乙班排練并作為學(xué)校畢業(yè)匯報演出。就在此時(shí),董老師傳達顧教授的大段修改意見(jiàn),我奉命修改……劇名由《最后一課》改為《第一課》。演出結果出乎意料,獲得掌聲雷動(dòng)的一再謝幕。連年過(guò)六旬的老院長(cháng)熊佛西都跳上舞臺,大喊:“演出成功,成功,成功!”此激動(dòng)一幕時(shí)常在我的夢(mèng)中高光時(shí)刻再現。 

校園即景,與學(xué)妹陳祖芬(北京作協(xié)副主席、文聯(lián)副主席),攝于1963年上海戲劇學(xué)院

同窗情深 攝于1964年上海戲劇學(xué)院

光陰似箭,轉眼大學(xué)畢業(yè)。王東局老師告知我分配回廣東文化廳工作。雖歸心似箭亦趕往顧家大院告別恩師。顧老師贈我一幀他的近照,背面親題“學(xué)海無(wú)涯”四字。他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地告誡我:“廣東話(huà)劇團隊不多,話(huà)劇劇本上排概率有限。但廣東劇種繁多,既有粵、潮、瓊、漢,還有山歌劇,采茶戲,花朝戲,正字戲等等。你不能只寫(xiě)話(huà)劇。你應有目的地抓準三兩個(gè)劇種,研究其中特色,從模仿到熟悉,多寫(xiě)幾個(gè)群眾喜聞樂(lè )見(jiàn)的好劇本,才能稱(chēng)得上名副其實(shí)的劇作家。”一番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的叮囑,成了我后半生從事創(chuàng )作的標尺!

壯志凌云,為故鄉勇攀戲劇高峰
實(shí)踐證明,顧老師的教誨我一生受益匪淺,是我日后成為劇作家的一把鑰匙?;貜V東省文化廳工作兩年,再次奉命參加為期兩年的四清工作隊。后由于成家在梅州,孩子多生活負擔重,想到恩師叮囑家鄉劇種多,便主動(dòng)要求調到離家較近的梅縣地區工作。梅州不愧為文化之鄉劇種果然豐富,既有中原音韻的廣東漢劇,又有正統客家方言的山歌劇、采茶戲,還有各種地方小戲。遵照顧老師的叮囑,我很快就適應幾種劇目創(chuàng )作實(shí)踐。從話(huà)劇《關(guān)系學(xué)堂》到漢劇《麒麟老道》《義子登科》到山歌劇《少婦情》《補正的愛(ài)情》。除此之外,我不是單一的創(chuàng )作干部,而且肩負著(zhù)輔導創(chuàng )作、發(fā)現人才、挖掘戲劇精品等任務(wù)。為了完成這雙重任務(wù),在中國劇協(xié)書(shū)記王正、省劇協(xié)領(lǐng)導趙寰、陳仕元和梅州市副市長(cháng)何萬(wàn)真等鼓勵下,匯集陳曉春、廖武、曾祥訓、廖維康、陳勛華、林韓璋、肖偉光等一批有志氣、有素質(zhì)、有理想、有追求的青年創(chuàng )作者于 1986年成立一個(gè)創(chuàng )作群體——梅州市嘉應戲劇文學(xué)社。那是廣東省第一個(gè)創(chuàng )作家自愿組織起來(lái)的戲劇群體。十余年的實(shí)踐證明,嘉應戲劇文學(xué)社成績(jì)輝煌,影響全省。作為領(lǐng)頭羊我全身心投入,常召集一群劇作者們廢寢忘食、隨時(shí)隨地進(jìn)行劇本研討,每一個(gè)同仁的家、每天傍晚的飯后散步,無(wú)不都是三五成群,討論劇本,被同行們戲稱(chēng)為“楊白勞”,我也因此被中國劇協(xié)特評為“先進(jìn)戲劇工作者”稱(chēng)號。

梅州戲劇協(xié)會(huì )同仁合影(1990年攝于梅州江南大廈)

老牛伏櫪,歸灣區從未歇于筆耕
葉落歸根,退休后我回到深圳羅湖安度晚年,妻賢子孝、兒孫繞膝盡享天倫之樂(lè )。在梅州嘉應戲劇文學(xué)社完成了傳幫帶培養創(chuàng )作團隊任務(wù),我的創(chuàng )作再次發(fā)力,為深圳戲劇奉獻力量,同時(shí)也攀登了自己創(chuàng )作生涯的又一高峰。90年代,同為上海戲劇學(xué)院的同學(xué)熊源偉創(chuàng )辦深圳大學(xué)藝術(shù)學(xué)院,多次力邀我任客座教授,因手疾無(wú)法使用電腦終被時(shí)代拋棄。但我自小熟悉廣府話(huà),聽(tīng)粵曲長(cháng)大,創(chuàng )作粵劇得心應手。此時(shí)與深圳粵劇團團長(cháng)蕭柱榮一拍即合,開(kāi)啟了我們多年的合作創(chuàng )作,《牌坊村新傳》《七夕月半圓》等劇作獲得國家級多項榮譽(yù),深圳粵劇團在2000年期間,斥資百萬(wàn)打造粵劇精品,《牌坊村新傳》由越劇團馮剛毅、蘇春梅主演,深圳大劇院首演。其中兩位主角的多段唱腔堪稱(chēng)粵劇教科書(shū)級別,兩位深圳粵劇的一代名伶的合作更是使《牌坊村新傳》以曲牌豐富、曲詞優(yōu)美而成為深圳粵劇繞不過(guò)去的一道豐碑。與后來(lái)的《駝哥的旗》《情系中英街》等粵劇均獲得國家級多項大獎。2009年9月30日,粵劇獲聯(lián)合國教科文組織肯定,列入人類(lèi)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代表作名錄。我有幸再次見(jiàn)證和參與了深圳的非遺文化傳承事業(yè)。 

與《義子登科》演員與導演合照(1989年攝于廣東漢劇院)

《牌坊村新傳》2000年深圳大劇院演出現場(chǎng)。

登上人民大會(huì )堂領(lǐng)獎臺。與合作者蕭柱榮先生在天安門(mén)廣場(chǎng)合影(2002年5月28日)。

歲月不居,時(shí)節如流,我站在當年由于一場(chǎng)事故延伸出人生無(wú)盡之故事的人民橋頭,恍如隔世不禁唏噓。將近一個(gè)世紀,舊時(shí)代的深圳墟如今已是驚艷蝶變,成了世界城市建設史上奇跡的國際化大都市——深圳市,其崛起和發(fā)展是中國改革開(kāi)放的成功典范。從解放前不到五六千人口的深圳墟成了近2000萬(wàn)人口的超大特大城市、社會(huì )主義先行示范區、粵港澳大灣區的龍頭。在這片曾經(jīng)揮灑熱血的熱土,我見(jiàn)證了祖國翻天覆地的時(shí)代變遷與舉世矚目的改開(kāi)成果。如今欣慰的是對得起這片熱土,兒女們依舊在為建設這塊土地而奮斗,孫輩們也從這片熱土走向世界。都說(shuō)深圳是文化沙漠,此話(huà)在我看來(lái)是有失偏頗的。老之將至,總想給深圳戲劇留下點(diǎn)文獻資料,給子孫后代留點(diǎn)念想,于是搜腸刮肚,在屬于自己的故紙堆里挑出十幾個(gè)劇本匯編成冊,恰好都是曾經(jīng)獲獎的拙作,歪打正著(zhù),便取篇名《栽蘭夢(mèng)——曾桂森獲獎劇本選》。
從上海戲劇學(xué)院畢業(yè)至今到九十耄耋老者,一直筆耕不輟,難怪有人說(shuō)我是條拴在戲劇柱上的老黃牛。六十余年的劇作生涯,先后寫(xiě)就大型劇本近四十部,這些劇本均由廣東漢劇院、深圳粵劇團等大小劇團排練上演,已有十五部《中國戲劇》發(fā)表,并多次獲得國家級、省級頒發(fā)的銀獎、金獎?;仡櫲松?,少年立志著(zhù)書(shū)立說(shuō),以筆下的文字反哺社會(huì ),畢生交給后輩的成績(jì)單,先后創(chuàng )作了《貨郎記》《壯志凌云》《義子登科》《麒麟老道》《牌坊村新傳》《癩蛤蟆外傳》等15部大戲,創(chuàng )作了《風(fēng)起云涌》《夢(mèng)龍》兩部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由廣東旅游出版社出版,《栽蘭夢(mèng)——曾桂森獲獎作品集》由廣東花城出版社出版,退休后歷時(shí)五年著(zhù)立自傳《深圳苦兒》。此生無(wú)甚專(zhuān)長(cháng),只是好編故事喜描人生。在坎坷經(jīng)歷中積累不少生活素材,匯集成冊,文學(xué)上的戰友們一個(gè)個(gè)陸續離開(kāi)了,而我們筆下的每一個(gè)字卻成了一個(gè)時(shí)代的印記。

重返母校,參加母校七十周年校慶。2015年攝于上海戲劇學(xué)院。

同窗情深。2 0 1 6年4月部分大學(xué)同窗深圳小聚:左一中國文化部部長(cháng)秘書(shū)、戲劇理論家杜清源,左二國家話(huà)劇院業(yè)務(wù)副院長(cháng)劇作家邢益勛,左三重慶大學(xué)電影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、重慶電影家協(xié)會(huì )副主席唐澤芊教授,左四劇作家曾桂森,左五工程兵文工團編導室主任劇作家張鴻生。

耄耋之年,天倫之樂(lè )。孩子們從各地學(xué)成歸來(lái)看望爺爺。(攝于2023年五一節)

合家歡聚,其樂(lè )融融(2008年攝于深圳)

結集成書(shū)過(guò)程中,凝聚人生各階段回憶,感嘆人生如一跌宕起伏的戲劇。生長(cháng)在一個(gè)舊時(shí)寶安縣孤苦伶仃的殘疾流浪兒,中青年奉獻于傳統戲劇文化事業(yè),晚年能在大都市深圳安居樂(lè )業(yè)安度余年,暗含時(shí)代發(fā)展中國家、社會(huì )、家庭、個(gè)人命運同頻共振的歷史意義。此生有幸為梅州、深圳的文化事業(yè)奉獻微薄力量。有幸成為從深圳墟到粵港澳大灣區一線(xiàn)城市這片熱土的百年滄桑見(jiàn)證者和記錄參與者。

文脈傳承——2023年出版《栽蘭夢(mèng)——曾桂森獲獎劇本選》,1200本被全國各地圖書(shū)館作為戲劇文獻資料收藏。

作者簡(jiǎn)介:曾桂森,筆名泉源,劇作家,作家。1933年生于廣東省深圳市,廣東省興寧市人,1964年上海戲劇學(xué)院戲劇文學(xué)系本科畢業(yè)。先后在廣東省文化廳、廣東漢劇院、梅州市文化局等單位工作。曾為中國戲劇文學(xué)會(huì )理事,中國劇協(xié)會(huì )員,廣東劇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理事,廣東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廣東電視臺特約編輯,嘉應戲劇文學(xué)社首任主席。

曾桂森師從中國戲劇理論家、教育家、劇作家顧仲彝先生。在恩師顧仲彝、王東局夫婦悉心栽培下,博采眾長(cháng),形成現實(shí)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的創(chuàng )作風(fēng)格。從事戲劇創(chuàng )作五十多年來(lái),近四十部劇本在省、市、縣級劇團演出,其中十五部劇本在國家或省刊發(fā)表。代表作《栽蘭夢(mèng)》《七夕月半圓》《牌坊村新傳》榮獲中國戲劇文學(xué)獎金獎、銀獎,文化部等七部委頒發(fā)的戲曲二等獎。
 
部分作品及合著(zhù)作品簡(jiǎn)介
 
《栽蘭夢(mèng)——曾桂森獲獎劇本集》花城出版社出版(2024年1月1日),在全國新華書(shū)店發(fā)行。并在全國各地圖書(shū)館收藏。
大型戲曲劇本《栽蘭夢(mèng)》,第三屆中國戲劇文學(xué)獎金獎(2003年)。
山歌劇劇本《七夕月半圓》,第二屆中國戲劇文學(xué)獎銀獎(2002年5月28日在人民大會(huì )堂頒獎,國家領(lǐng)導人人大常委會(huì )副委員長(cháng)鐵木爾•達瓦買(mǎi)堤出席頒獎典禮)。
粵劇劇本《牌坊村新傳》,榮獲文化部、國家計劃生育委員會(huì )、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、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、中國文學(xué)藝術(shù)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、全國婦聯(lián)、中國人口文化促進(jìn)會(huì )頒發(fā)的戲曲二等獎,劇本由深圳粵劇團在深圳大戲院排練上演(2000年)。
漢劇劇本《義子登科》,廣東第三屆藝術(shù)節優(yōu)秀劇本獎,閩粵贛首屆戲劇節優(yōu)秀劇本獎(1988—1989年),中國戲劇出版社出版(1990年)由廣東漢劇院排戲演出。
漢劇劇本《麒麟老道》,廣東省第四屆藝術(shù)節優(yōu)秀劇本獎??窃凇赌匣泟∽鳌?,中國戲劇出版社出版(1991年),由廣東漢劇院排戲演出。
山歌劇劇本《張蛤蟆外傳》,中國戲劇出版社出版(1988年6月)。
話(huà)劇劇本《關(guān)系學(xué)堂》刊登在《中外影劇》(1987年12月)。
山歌劇劇本《思》刊登在《南粵劇作》(1987年12月)。
山歌劇劇本《月是故鄉明》,花城出版社出版(1985年)。
戲劇研究論文《同中求異,變異求新》刊登在上?!陡鑴∷囆g(shù)》(1989年)。
漢劇劇本《貨郎記》(執筆創(chuàng )作)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(1962年)
此外,在小說(shuō)和電視劇創(chuàng )作也有一定的收獲。1991年出版了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夢(mèng)龍》(與劉永清老師合著(zhù),廣東旅游出版社出版)中篇小說(shuō)《愛(ài)的歷程》等、晚年撰寫(xiě)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歷經(jīng)滄?!酚置渡钲诳鄡骸罚ㄉ形闯霭妫?。1988年被廣東電視臺聘為系列短劇集《農家故事》專(zhuān)欄節目特約編輯,編輯、創(chuàng )作了不少膾炙人口電視作品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上一篇:光影平面油畫(huà)《江山多嬌》入編全國高等院校藝術(shù)概論
下一篇:“心領(lǐng)神繪”瑪吉阿米·木槿油畫(huà)作品討論會(huì )綜述

歡迎掃描關(guān)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

歡迎掃描關(guān)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